当前位置:牡丹助孕网 > 助孕神父 >
添禧代孕:一个戴玉佛像的孩子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udanziyou.cn  发布日期:2019-11-04

  

  毛毛的玉佛像

 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,主题:辜负。

  我的丈夫喜欢吃我做的面包。可家里的面包在星期天的早上吃光了。

  那天下午,我闲下来,进厨房准备烘焙材料,打算做面包。拿起酵母罐子的时候,发现酵母不够了。

  小区的对面有一个小超市,我喊方萍去买一包酵母,顺便把传达室的快递拿回家。

  方萍正在拖地,我说了之后,她把拖把一放,换了双鞋就急兜兜地出门去了,她知道我等着酵母。

  要不了五分钟,方萍就会带着酵母回来的,趁着这个功夫,我打了鸡蛋,切了黄油,称了面粉。

  可是,时间过去了十分钟,二十分钟,方萍还是没有回来。

  我有点不高兴,寻思方萍会去哪里闲逛。又想想她一向的表现,似乎不会如此。

  我拿起手机拨打她的号码。电话拨通许久,她才接听。她的声音听起来失魂落魄,她哎哎哎地应着,诺诺的说,马上回来。

  当方萍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简直吓了一跳。

  她的脸色难看极了,目光几近呆滞。这买个酵母的当儿,她怎么忽然变得这样!她撞见了鬼么?这可是在朗朗白日下啊!

  方萍见了我,机械地把酵母和包裹递给我,也不去重新拿她的拖把,只是怔怔地站在门口附近,一副魂魄出窍的梦游模样。

  我问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是否需要我做什么。

  她一边喃喃地说没事,一边淌下来了眼泪。

  显然,这没事就是有事。

  我拉她坐到沙发上,给她倒了杯水,跟她柔声说,有事就说出来,憋在心里不好。我若能帮忙一定尽力。

  她这才哭出了声,将头埋在手掌里,抽泣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方萍到我家帮忙做家务、照顾老人已经有五年了。

  她并不聪明,常常做错事,但是,她为人很老实,不偷懒,不耍心机,平日里话也不多。所以,即便我并不满意她的工作能力,我还是留下了她。因为我不用提防她。这年头,一个陌生人住在家里,不用提防是份运气。

  一般的住家保姆,每个月都会要假期回老家,或者走亲访友,但方萍基本不要假期。她差不多一年到头都在我们家呆着。

  这一点,让家里的老人特别欢喜。否则,一请假,他们就不方便了。

  毕竟我的婆婆瘫痪在床上,公公年纪也已经很大,我们上班去以后,公公一个人照顾一个瘫痪病人是很吃力的。有时遇到点突发事情,公公和婆婆都会失去主张,惊慌不已。

  这些年,方萍已经成了我公婆的有力依靠。

  方萍是我在家政公司找的,当时也是因为她看起来很老实,所以让她到家里试工。一试就留了下来。

  方萍的眉宇里总有一丝忧伤和悲戚。有时,闲下来,我也跟她聊几句,问问她家人的情况。

  她只说,她丈夫是个跑远船的,能挣钱,但是基本不能着家,又因为自己没有生育能力,所以两人没有孩子。她一个人在家寂寞无聊,才出来做住家保姆。

  偶尔,我也听她躲起来打电话,似乎是打给她父母的。

  去年清明节的时候,她倒是请假了三天,回她的老家。她老家是安徽芜湖的。

  除了这些,我对方萍没有更多的了解。

  有人告诫过我,不要跟保姆走得太近,太近了不好。所以,除了安排她工作,我跟她交流不多。

  方萍哭了很久,才告诉我,她曾经有一个女儿。我听了一脸惊愕。

  她继续抽泣着告诉我,她在6年前还有一段婚姻。丈夫在老家的一个发电站上班,普通工人,工资不高,但是终究是有稳定收入的。

  当初结婚的时候,她很满意这门婚姻。农村的女子结婚,差不多是人生的第二次投胎。嫁的男人好,有能力挣点钱,并且善待她,再生个孩子,一起抚养长大,这下半辈子差不多就是理想中的幸福生活了。

  方萍结婚后,与丈夫跟公婆一起生活。方萍的丈夫满意于她的好脾气和壮实。他去上班,她则在家料理家务和农田。刚结婚的那段日子,全家上下都其乐融融。

  一年后,女儿毛毛出世,更是让全家欢欣鼓舞。只是这样的幸福没有持续多长时间。

  在毛毛1周岁生日那天,方萍带着她回娘家。四月的乡村,垂柳依依,麦苗青青,油菜花一片金黄。

  本来这是个美丽醉人的季节。只是,那天天气很特别。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是晴天,可是方萍出门没多久, 天就阴了下来。

  方萍看看忽然阴下来的天,还担心半路淋雨,淋湿她的毛毛的新衣服。

  是的,那天,她的毛毛穿了一身新衣服。白色小碎花棉毛衫裤,柔软的白色开司米毛衣,红色中式小夹袄,黑色弹力紧身裤,脚上还穿了双软底小红皮鞋。漂亮得像个小公主。

  这一身衣服是前几天方萍和杨勇一起去芜湖百货公司买的。为了庆祝毛毛的一周岁。

  除了那个满月时一直戴着的墨绿色玉佛像,毛毛全身上下都是新的。

  方萍看着天空中涌起的乌云,担心了一路。结果,还好,雨没有能落下来。

  看到方萍带着孩子回娘家,左邻右舍跑过来串门。邻居家回来省亲的大女儿张蕊,是在医院工作的护士,她把方萍拉到一边,跟她说,最好带毛毛去大医院检查一下身体,因为她发现毛毛的右脚有点外翻,并且无力。

  张蕊这样一说,虽然带给方萍晴天霹雳般的意外,但是,仔细一想,便想起了很多的蹊跷。

  农村里有个说法叫“七爬八坐”,是说婴儿在7个月的时候通常会爬,8个月的时候通常会坐,及至1岁,有的孩子该可以学走路了。但是,毛毛确实几乎不会爬,坐也坐不稳当,更别说开始学走路了。

  初生的婴儿都长得不好看,皮肤又红又皱,眼泡也有点肿,但是,毛毛一周岁了,看起来还是很丑,特别是眼神,总是没有婴儿特有的那种水汪汪的机灵,甚至,毛毛笑起来也带点傻气。

  俗话说,癞子的儿子自夸好,自己的孩子再不好看,在父母眼里都是可爱的。所以,开始时,毛毛的那种傻气在家里人看来也是一种呆萌。但经过张蕊的提醒,方萍觉得毛毛的那种傻气完全是一种不正常。

  那次回娘家,把方萍原本愉悦幸福的心一下子击碎了。她满腹心事地回到婆家,跟丈夫商量带毛毛去南京医院看病的事。

  天天忙着三班倒的丈夫,一时也被惊呆了。但是,二话没说,取了一万块钱,请了假,第二天就跟着方萍一起去了南京。

  检查的结果五雷轰顶。毛毛是个脑瘫。

  夫妇俩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抱着毛毛又去了。

  第一个一万块很快用完,第二个一万块也用得所剩无几,结论还是,毛毛是个脑瘫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就是全家的生活全部被打乱,总是奔走在求医问药的路上的日子。

  毛毛一天天长大,呆傻的特征越发明显。日常照料的格外费心费力就不说了,主要是家里所有的存款都已用完,还欠了一屁股的债,而毛毛的病情毫无好转。

  原本的幸福憧憬全部破灭。方萍每天忧心忡忡,觉得生活难以继续。丈夫也开始抽烟喝酒发脾气。他不是跟方萍发,也不是跟毛毛发,他是跟命运发脾气。

  生活似乎没有了努力的目标,因为这种样子,好像怎么努力添禧代孕:一个戴玉佛像的孩子也不会再幸福了。

  有人告诉他们,脑瘫其实根本治不好。

  方萍的丈夫杨勇是个敦厚内向的人。但是,在生活的重压之下,有一天酒后动手打了方萍。

  那一天,要临近过年了,杨勇因为为孩子看病奔波各地医院,一年里请了太多的假,在单位发年终奖的时候,杨勇发现自己一分钱奖金都没有,对此他悲愤不已。

  那一天下午,杨勇在为琐事跟同事发生口角的时候,对方刻薄地拿“痴呆女儿”奚落他,他更是苦闷愤怒。

  本来屋顶坏了,这会儿又接连下雨。

  那一天杨勇回家后,一言不发,一个劲地喝酒,一个人喝了整整一斤的白酒。

  一瓶12块钱的白酒!可以在南京的儿童医院挂一次专家号!方萍想着永远不够的医疗费,忍不住说了杨勇几句。

  杨勇站起来,红着眼睛,狠狠地打了方萍一拳。那一拳打得很重,方萍的眼角都裂了,眼睛充血了有两个星期。

  方萍一气之下,提出了离婚。就似乎杨勇的那一拳给了她一个逃离无望生活的借口。她只收拾了随身衣服就离开了那个家。任孩子在身后哭得呼天抢地。

  三岁的孩子,即便有点痴傻,也知道母亲是最亲的人。但她毅然决然地狠心离开了他们。她知道,杨勇和他父母会继续照顾毛毛。

  离开杨家后,方萍无处可去。她的娘家也在芜湖,隔着杨家几十里。但是娘家有娘家的困难。她家的家境比杨家还要差很多。父母常年生病,家里兄弟姊妹又多。回去也不现实。所以,她一个人跑去了邻近的南京。

  她去劳务市场找工作,遇到了跑远船的老薛。老薛大她二十岁,是个老光棍,但是,老薛在南京有房子。

  认识了老薛的方萍,就住到了老薛的房子里。住了一个月,在老薛再一次要出远门的时候,他们一起去领了一个结婚证。

  老薛会给方萍寄钱,但是,一个人住在老薛的房子里,她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而且她在夜里常常做梦毛毛,梦见毛毛翻着白眼,梦见毛毛将屎尿弄得到处都是,梦见毛毛哭喊着妈妈。还梦见杨勇又喝醉了要打她。

  方萍被持续不断的噩梦折磨得差不多神经衰弱,常常整夜睡不着,睡着了又不断重复着做噩梦。

  后来她想想,又跑去了劳务市场。有点事情做可能会让注意力转移开去。在打了几段零工后,方萍的精神状态果然好了很多。

  再后来,在再一次的求职中,方萍到了我家做住家保姆。这一做就是五年。

  在我家做住家保姆的日子,方萍更是平静了很多,跟我慈爱的公婆的相处让她有一份亲情的依赖。她干活勤勤恳恳,照顾我公婆尽心尽力。她觉得她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,安稳,平静。

  尽管,时不时地,她还会想起毛毛,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毛毛的样子已经在她心里渐渐模糊。

  那天我让方萍去买酵母,她走向超市的时候,看到了超市门口的墙上连续贴了三张硕大的相同的寻尸启事。

  她只是以一个农村妇女普遍有的好奇八卦之心读了那则启事,却让她大惊失色,一下又回到了所有的噩梦里。

  那具尸体,那具九岁女童的尸体,那具在书包里被塞了两块砖头的尸体,莫名地,带给了她非常不好的预兆,因为她的毛毛正好九岁。而她看到那个玉佛像更是心惊肉跳。她也给她的毛毛买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佛像!

  那还是在毛毛满月的时候,那时,全家人是多么开心啊。为了庆祝毛毛的满月,奶奶和爷爷也去买了礼物给毛毛。方萍则和杨勇一起去芜湖最大的百货公司买了那个玉佛像。那个深绿色的玉佛像寄予了他们夫妇两对毛毛全部的美好祝福。

  中国人不都信教,但中国人在潜意识里都相信佛和菩萨,时常会在心里向佛和菩萨祈求福气。他们夫妇相信,那个玉佛像会带给他们的毛毛全部的福气。

  方萍记得很清楚,这个玉饰除了玉佛像还有16颗小玉珠串在挂绳上做装饰,其中有两颗小玉珠还是血红色的。

  方萍记得很清楚,当时营业员说,血红色玉石很少见,这两颗血红色的玉珠子让整个挂件更好看。唯一的遗憾是那个玉佛像上有个黑色的小小的瑕疵。

  同一批相同款式的玉饰一定不止一个,可是玉石都是自然天成的,就跟人类一样,完全相同的面孔几乎是不存在,所以,玉佛像上同样位置的同样颜色的同样瑕疵不会那么凑巧地一模一样。

  方萍一下子想起来很多的过往,从助孕开始,一点一滴……忽然,她的心像被挖了一样地痛起来。

  虽然,她已经狠心放下了自己的责任,抛弃了她的女儿毛毛,但是,毛毛终究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。

  今天看到毛毛那么悲惨地死去,淹死在小河里。她想象毛毛的鼻子和嘴巴里呛满了泥沙和水草,她想象那个塞了两块砖头的书包给她的毛毛怎样的冰冷和绝望,她的胸口痛得收缩成了一团。

  是的,她的毛毛是有点傻,但不是完全傻,毛毛也有情绪,毛毛也有悲欢,毛毛不能正常走路,但她也会挣扎……… 方萍忽然间不能呼吸,她无法想象女儿在溺亡时的恐惧,她心痛、头痛、鼻子痛、嘴巴痛、胸口痛……

  就在这时,我给她打了电话,问她什么情况?她回过神来,回到了我的家里。

  方萍喃喃地跟我说:“一定是杨勇!一定是杨勇杀了毛毛。”

  我问她:“你们家住在芜湖,你们的毛毛怎么会淹死在南京的河里呢?”

  方萍说:“发现毛毛尸体的那个地方距离毛毛爷爷看门的工地不远。”

  我听了方萍的讲述,惊得合不拢嘴,又觉得无比沉重压抑。

  我鼓励她向警察报告实情,帮助确认尸源。

  她喃喃地说,自己没有脸去报案。是她自己在六年前第一次杀了毛毛。如果六年后真是杨勇杀的毛毛,她也是比杨勇有更多的罪孽。

  方萍不肯去警察局,她把自己关在她的房间里,哭了又哭,活也不干,饭也不吃。

  我不知道如何劝慰她。但是,体谅她的心情,她悲惨的遭遇,第二天是礼拜一,一早我去公司向老板请了两天假,承担起方萍本来在我家承担的责任。

  顺便,我在办公室,拨打了110,向警察报告了我所知道的情况。

  从法律上来说,方萍是不用毛毛的死负责的。但是,在道德上呢?在她自己的内心呢?无论如何,她逃避了作为妻子跟丈夫共同面对生活中困难的责任,也逃避了作为母亲应该不离不弃地照顾自己生病孩子的责任。

  过了两天,方萍稍稍平静了些。

  她终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,到我公婆的房间里陪伴他们,为他们弄这弄那了。

  我打过电话后,警察们开始在方萍前夫家所在的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排查。

  正如方萍所料,最终基本确定了杨勇和他父亲共同杀死毛毛的事实,逮捕了杨勇和他的父亲。

  生活的沉重有时候真的不是一句话能够言说。

  又过了些日子。在方萍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,我们用得体的语调跟方萍讲述了杨勇父子被逮捕的消息。

  方萍惨然一笑,跟我们说:“我现在已经明白自己的错误。以前村里老人讲,想人生过得好,前半生不要怕,后半生不要悔。而我和杨勇恰恰前半生都怕了,逃了,然后,后半生注定了要在悔恨中度过。我们的人生是顶顶糟糕的人生。”

  我听得难过,抚了抚她的后背。

  她继续平静地说:“我看见玉佛像的时候,我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,等我认出那块玉佛像就是我买的那枚,我恨杨勇恨得要死。”

  她说这个“恨”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锁起了眉头,眼睛里升起一股怨气。可是,这股怨气一闪而过。

  她说:“我也知道,我其实没有资格恨他。我走后的六年,他怕是也过得非常不易。你们不知道,家里有个残疾痴傻的孩子,这种心理的煎熬和承受不是常人能够想象。加上种种外在的压力,他怕是奔溃了才做出这样狠心的失了人性的举动。”

  她一方面心疼女儿,仇恨杨勇,另一方面,她大概想起自己当年的懦弱和逃避,似乎也能够理解杨勇的狠心。

  她继续喃喃道:“他杀了我们的女儿,他还连累了他的父亲。我原先的那位公公今年也快七十了,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,现在却还要去坐牢,怕是要死在牢里了。”说完,她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也许在城里生活的六年增加了方萍的见识,也许别人的故事给了她启迪,更也许女儿毛毛的惨死点亮了她的心灯。她似乎忽然间明白了许多,那些生而为人的道理和责任。

  我念她不幸的遭遇,愿意继续留她。但她跟我说,想要回到杨家照顾年迈的生了重病的前婆婆,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路。也算报答在她不在的日子里照顾了她的毛毛的恩情。

  我看报上的新闻
cf天心辅助 大中华买料 三八译码器

标签: 一个她的

Copyright © 2004-2025 福州牡丹助孕网 网站地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